格物資本 / 待分類 / 委內瑞拉10000000%的通脹是怎么來的?

0 0

   

委內瑞拉10000000%的通脹是怎么來的?

原創
2020-04-23  格物資本


格物·資本

seek for capital

專注于資本的極致探索

高品質原創內容產出自媒體

————————————————————

【格物·貨幣】是【格物·資本】旗下系列內容之一

————————————————————

近期,委內瑞拉出了兩個總統,一個是當權的現任總統:馬杜羅,另一個自封的臨時總統:瓜伊多。這并不是突如其來的政治內斗,而是積重難返的經濟危機惡化下的必然結果。

經濟危機

我們先從IMF的《世界經濟展望》(WEO)報告中看看委內瑞拉的經濟狀況有多糟糕。下面是201810月份的IMF《世界經濟展望》(WEO)報告中對委內瑞拉的預測數據:IMF每年會發布兩次《世界經濟展望》,分別是4月份和10月份,報告中會更新對各經濟體的經濟數據預測,包括GDP、通脹、人口/失業率、經常帳、政府財政五類經濟指標)

201810月發布的WEO報告中,IMF預測委內瑞2019年的年化通脹率將飆升至10000000%(十萬倍)。“十萬倍的通脹”,絕大多數人都罕有耳聞,最多也只是在歷史書中翻見過,很難想象,就是此時,在地球某一處角落,有一個國家的紙幣的價值連廁紙都不如!  

(來源:201810IMF《世界經濟展望》,IMF官網)

IMF預測委內瑞拉2019年的實際GDP增長率將為-5%。委內瑞拉的實際GDP已連續四年為負增長狀態。IMF在今年1月份更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寫道:委內瑞拉的經濟收縮將比先前的預期更為嚴重。 

(來源:201810IMF《世界經濟展望》,IMF官網)

IMF預測委內瑞拉2019年的失業率將高達38%,失業率也連續四年上升,未來幾年還會繼續升高。

(來源:201810IMF《世界經濟展望》,IMF官網)

IMF預測委內瑞拉2019年的經常帳占GDP百分比將為4%,財政收入嚴重依賴石油出口的委內瑞拉,曾因油價暴跌而造成經常帳赤字,未來幾年可能會再次陷入貿易赤字危險(石油產量受限)。

(來源:201810IMF《世界經濟展望》,IMF官網)

IMF預測委內瑞拉政府2019年累積總債務占GDP比率將高達162.4%,為全球最高債務/GDP比率的政府之一。近兩年,委國政府的債務/GDP比率快速飆升,一方面政府因財政赤字而大量借債,另一方面GDP也處于倒退狀態。

(來源:201810IMF《世界經濟展望》,IMF官網)

GDP負增長、惡性通脹、高失業率、經常帳赤字、政府債臺高筑,這些因素集合到一起,就是:民不聊生、社會動蕩。

國內生存環境惡化,使得很多人無家可歸,向外移民現象加劇。根據委內瑞拉中央大學的數據統計,僅在2018年上半年中,就已經有將近50萬名委內瑞拉人逃離自己的國家,前兩年的時候就已經有將近200萬人口流出,在委內瑞拉邊境上每天都會有數千人加入逃離的大軍中。

▼圖12008-2017年委內瑞拉的國內流亡者。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圖21962-2017年委內瑞拉凈移民人數,從查韋斯1999年上臺開始,委國的移民就持續處于外移狀態,2006年后異常明顯。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危機之根:荷蘭病

委內瑞拉原油儲量全球第一,豐富的石油資源為其帶來了源源不斷財富(經濟增長、出口收入、財政收入、外匯收入),同時也給其埋下了危機的種子。國民經濟和政府財政對石油的過度依賴,將這個國家的命運和石油緊緊綁在一起。石油是財富,也是魔鬼。

目前委內瑞拉已探明的原油儲量為全球最高,3008.78億桶,比沙特都多,委內瑞拉是名副其實的石油共和國。

▼圖3:美國能源信息署(EIA2017年發布的統計數據:全球各國已探明的原油儲量,由jodi.graphics制圖。

1830年,委內瑞拉從大哥倫比亞共和國分裂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建國初,委內瑞拉的經濟仍是初級農業階段,以咖啡種植業為主,咖啡也大量出口至海外。在很長一段時期內,委國的工業化水平很低,一戰(1914-1918年)后,隨著石油開采的興起,委國的工業化才漸漸起步,可以說,委國的工業化基本是石油工業所推動的。

1928年時,委內瑞拉成為了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國和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石油生產國,石油工業也成為委內瑞拉國民經濟的命脈。此后,委國經濟對石油工業的過度依賴問題就一直遺留至今。這種過度依賴在委國歷史上引發了典型的“荷蘭病”。

“荷蘭病”是一種經濟學現象(因在荷蘭曾出現過,所以成為荷蘭?。?,是指中小國家經濟的某一初級產品部門(如委國的石油資源)異常繁榮而導致其他部門的衰落的現象。這導致了如今委國嚴重的經濟結構失衡,委國就是因過度依賴石油來發展經濟并獲取財政資金,而造成農業和一些制造業的萎靡?!昂商m病”的危險之處在于:在畸形的經濟結構之下,經濟體抗風險能力弱化,一旦石油工業受損,整個經濟體就會陷入困境。

委國建國后共發生三次“荷蘭病”。第一次是在上世紀20-40年代。一戰后,石油工業的迅猛發展給委國經濟帶來了繁榮景象,而農業生產卻大幅減少,教育、醫療、基礎設施落后等問題也凸顯出來。第二次是在90年代,工業生產衰退(見圖9:委國的工業產值占GDP比重)。第三次是從2014年至今,也就是委國持續五年之久的經濟危機,目前連食物和基本生活用品不能自給。雖然歷屆委政府都認識“荷蘭病”的危害,但是均未能有效解決這一問題。

近期的新聞時常會報道,委國委國人民會到超市或商場暴力搶基本醫療藥品、生活用品或食品。這樣暴力搶購現象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之所以暴力搶購,是因為委國的食品、醫療用品和基本生活用品非常依賴外部進口,不能自給自足,深刻反映了農業和制造業的薄弱。

農業是國民經濟的根基,一個國家如果連吃飯問題都不能自給自足,那無疑是在給社會動蕩鋪墊溫床。

其實,委內瑞拉并不缺乏發展農業的資源,委內瑞拉自然條件十分優越,國土面積近92萬平方公里,水資源豐富,氣候全年適合農作物生長,對農產品需求量大。據統計,委內瑞拉的可耕地面積在4000萬公頃以上,然而,在不同時期內耕種過的土地總共僅有不到2000萬公頃。然而,該國大多數農產品都不能自給自足的,該國的糧食需要三分之二要依賴進口。

近些年,委國的谷物產量和耕種農田面積都在下滑。下面的三張圖(圖4、5、6)可反映這一點:

▼圖4:委內瑞拉1961-2016年的谷物類總產量(公噸),自2008年以后,該國的谷類產量就一直處于下滑中。2016年谷類產量為1,782,326公噸。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圖5:委內瑞拉1961-2016年的谷物類每公頃單產量(公斤/公頃),雖然該國谷類單產在逐年提高,但在2014年后,就開始走下坡路。2016年谷類單產為3,426公斤/公頃。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圖6:委內瑞拉1961-2016年的谷物類生產土地(公頃),該國的谷類生產土地在1987年和2008年出現兩次高峰。1987年高峰得益于貝坦科爾特總統在1960年頒布的《土地改革法》。2008年的高峰主要得益于查韋斯時期的土改政策,但2008年之后谷類生產土地面積就大幅下滑。2016年谷類生產土地面積為520,098公頃。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委國農業的衰落,和“大莊園制經濟”密切相關。在查韋斯2001年頒布《土地法》(政府有權收回并再分配被認為是閑置或非法占有的土地將土地國有化)之前,大部分土地集中在少數大地主手中,大量土地閑置無人耕種,而大量無地農民無地可種。正如查韋斯所言,“5%的委內瑞拉人卻控制了全國70%的可耕地,這是不公正的?!?/span>

2001年《土地法》即是沒收大莊園閑置土地將其分配給無地農民,不過這次土改遭到大莊園主強烈反對。到20091月,委國政府將約270萬公頃閑置土地(占1998年之前大莊園土地的1/3)分配給了18萬無地農民家庭。

雖然2001年《土地法》使許多農民獲得土地,但是并未能提振農業生產。這主要是由于上世紀20年代開始,委國石油工業的快速發展,政府重視石油工業,而忽視農業生產,農業受到嚴重擠壓,同時工業化帶動城市化,農村人口大量向城市遷移。

等到2001年《土地法》頒布時,當時的農村人口已大量涌入城市,而這些人已不愿再返回農村從事農業生產,農業產值占GDP比重已萎縮至4%以下。而且2001年《土地法》頒布后,推行并不順利,受到大莊園主的極力阻擾。

2005年年中,查韋斯呼吁,城市的貧困或失業人口返回農村從事農業生產,當時查韋斯在農村大力推行合作社,還推出多項政策鼓勵農業生產,但很多人都已不愿再回農村了,查韋斯的政策激勵不足,相當一部分的農村合作社也是名存實亡。另外,查韋斯過度的國有化也對農業生產造成破壞,種子、化肥、農機設備電力供應都缺乏保障。

上世紀30年代時,農業產值占GDP22%,吸納了60%的勞動力,之后隨著石油工業推動的工業化和城市化,農業不斷萎縮,農村人口持續涌入城市。到2005年時,農業產值占GDP比重僅3.5%,達到極低點。

▼圖7:委國農業的衰落,2001年的土地法頒布后推行并不順利,2005年年中,查韋斯呼吁城市的失業或貧困人口返回農村,效果有限。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圖8:委內瑞拉1960-2017年人口過百萬城市群人口不斷增加。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石油推動下的工業化帶有明顯的先天缺陷,委國的工業化過度依賴石油工業,而石油工業創造的經濟產值受國際油價和石油生產能力的影響,因而委國的工業產值帶有明顯的不穩定性。

▼圖9:委國的工業產值占GDP比重,呈現出很大的波動性。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另外,過度依賴石油工業,以及查韋斯不合理的產業政策,使得諸多制造業部門發展明顯不足,委國的第二產業中的結構嚴重畸形,制約整體工業發展和經濟增長。

委國政府自20世紀50年代開始推進制造業發展。當時,除了石油相關產業外(最主要部門),主要還發展一些替代進口商品的產業,包括紡織品、皮革、紙張、輪胎、煙草、輕工產品、收音機、電視機、洗衣機和汽車等,這些產業基本都只夠滿足委國本國需求。到80年代末,該國制造業的結構仍然由數千家私營部門的小公司和幾百家大型國企主導。1988年,大公司雇用了64%的勞動力,提供了78%的產出。大多數小公司都是家族所有。

查韋斯執政期間(1999-2013年),對石油工業及其他重要經濟部門進行一些列的國有化,抑制了私營經濟和外資經濟的發展,使得工業結構更加失衡,一些制造業愈發萎靡。除了石化工業、礦物工業、鋼鐵、鋁、運輸設備和機械等重工業之外,其他諸多制造業均發展不足,且大多都是小企業。

▼圖10:查韋斯1999年上臺后,制造業占GDP比重大幅下降,到2014年時,已降至12%。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圖11:委內瑞拉工業生產指數月度同比增長(單位:%),查韋斯執政期間,在1999年,2002年,2003年,2009年,2010年均出現負增長,說明工業生產很不穩定。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CEIC數據庫。

▼圖12:委內瑞拉食品和飲料生產量指數(以1997年為100基數),查韋斯執政期間,食品飲料生產量并沒有明顯改善,這也是為什么委國要食品大量依賴進口,以及委國人民如今全面饑荒的原因。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委內瑞拉央行。

▼圖13:委內瑞拉紡織制品生產量指數(以1997年為100基數),查韋斯執政大部分時期,紡織品產量處于下滑狀態。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委內瑞拉央行。

▼圖14:委內瑞拉化學制品生產量指數(以1997年為100基數),查韋斯執政時期,化學制品產量很不穩定,這反映委國基本醫療用品不足的問題。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委內瑞拉央行。

經濟結構失衡,在外貿中明顯反映出來了。委國出口主要靠石油,目前,委國GDP50%都來自石油工業,出口收入98%都是通過賣石油得來的,財政收入的45%也來自石油。而食品和許多制造業商品都依靠進口。

▼圖15:委內瑞拉的出口構成(貨物和服務),其中,石油及天然氣出口(fuel燃料)大約占整體貨物出口的96.6%。由Mecometer制圖,數據來源:世界銀行世界發展指標,2012年數據。

▼圖16:委內瑞拉的進口構成(貨物和服務),進口貨物中絕大部分是制造業商品和食品。由Mecometer制圖,數據來源:世界銀行世界發展指標,2012年數據。

委國政府的經濟增長、出口收入、財政收入、外匯收入主要都依靠石油出口。這種過度依賴,讓委國政府的財政、貿易、外儲狀況處于極大的風險之中。一旦石油產量下滑、出口受阻或國際油價下滑,經濟增長、出口收入、財政收入、外儲就會同步下滑,屆時,經濟衰退、貿易赤字、財政赤字、外儲流失、匯率波動、通脹飆升等一系列風險就會集中爆發,使得經濟陷入惡性循環,甚至經濟崩潰、政權顛覆。

 21世紀社會主義”革命

先天性的“荷蘭病”本已埋下禍根,而查韋斯“21世紀社會主義”革命更是將委國經濟推上懸崖。

查韋斯在20052月首次提出 21世紀社會主義”的概念,他說:“社會主義是我國人民和人類的唯一的解決辦法”?!?/span>21世紀社會主義”革命是一項巨大改革工程(堪比中國的改革開放),在憲法、政治、經濟、社會各領域全方位的改革,而這一改革明顯傾向于廣大中下層民眾,在政治民主、教育、醫療、民生等方面都向中下層傾斜,尤其是貧困群體。

在查韋斯執政時期(1999-2013年),為了發展經濟,消除貧困和解決就業問題,查韋斯沒有選擇走自由市場經濟模式,而是選擇社會主義經濟模式,重視國有經濟和集體經濟(合作社),而忽視非公經濟。很多學者認為,這一經濟模式選擇直接釀成了如今委國的經濟危機。其實,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前走過的路,就是前車之鑒,不適應時代的公有制會成為經濟發展的巨大障礙!

查韋斯1999年上臺執政后,對石油工業進行一系列的國有化操作,從2001年的《碳氫化合物法》開始,直到20075月份,委國的全部油田都收歸國有,石油工業實現完全自主權,石油財富變成了國家財富,由政府來分配石油財富。查韋斯表示,今后委國的石油將服務于該國的“21世紀社會主義”革命(提供了財富支持)。

2006年查韋斯連任總統后,將國有化擴大到其他部門,包括電信、電力、水泥、鋼鐵、銀行、大米加工成、咖啡、超市。除了大規模國有化,查韋斯還大力推行合作社模式(效仿中國的50年代至改革開放時期的農村合作社經驗),這對私營經濟和外資經濟產生了明顯的排擠效應,嚴重抑制了私營經濟和外資經濟的活力,不僅經濟結構失衡,還嚴重制約經濟增長。馬杜羅2013年上臺執政后,繼續維持查韋斯的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方針,經濟中弊病日益凸顯。

▼圖17:在查韋斯執政期間,委國私營經濟發展明顯受到抑制,私營領域的固定資本占GDP比率不斷下滑,在2014年時僅占6%。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我們可以從“經濟自由指數”這個指標看出委內瑞拉的經濟為何會喪失活力,這和該國政府對經濟過度干預有著密切的聯系。

▼圖18:華盛頓智庫Heritage繪制的2019年(全球)經濟自由指數圖,經濟自由指數由多個分項指數(產權、司法效力、政府威信、稅務負擔、政府支出、財政健康狀況、商業自由、勞工自由、貨幣自由、貿易自由、投資自由、金融自由)綜合得出。其中委內瑞拉的經濟自由指數處于最低區間[0,49.9],經濟自由指數低,反映委內瑞拉的營商環境很差,抑制了經濟活力和增長。來源:www. heritage.org

▼圖191995-2019年,世界、拉丁美洲、委內瑞拉經濟自由指數比較。自查韋斯1999年上臺執政后,委內瑞拉的經濟自由指數一路下滑,遠遠偏離了世界和拉丁美洲的平均水平。來源:www. heritage.org

查韋斯政府的過度經濟干預使得在委國的外商投資明顯下降。世界銀行在2009年發布的一份報告中稱,委內瑞拉是拉美最不適宜投資的國家。

▼圖20:自2005年后,外商直接投資變得極不穩定,主因查韋斯的不當經濟政策。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

在查韋斯和馬杜羅政府期間(1999年至今),委國的私營企業和外資企業明顯萎縮。根據委內瑞拉全國商業和服務業委員會公布的一份報告指出,從2002年到2017年年中,委內瑞拉私營公司數量從83萬家減少到25萬家,有近六成、約50萬家私企倒閉或撤資。到2018年上半年,委國商務部門再次統計時私營企業就降到將近3200家。而隨著經濟惡化和社會動蕩,私營企業倒閉潮仍在持續。

國有化還帶來的另一些問題:由于缺乏競爭、效率低下,生產技術落后、經營管理不善,以及貪污腐敗問題。如委內瑞拉屢次發生的電力供應不足問題,政府拉閘限電,不僅影響人們生活,還制約生產。石油生產設施設備的老化失修,產量受限等問題現在也凸顯出來,還有石油體系內的腐敗問題早已臭名昭著。這些都成了阻滯經濟發展的因素。

▼圖21:委內瑞拉歷年GDP增長狀況,委國經濟衰退從2014年開始,2016-2018年已連續三年兩位數的衰退。制圖:格物·資本,數據來源:IMF。

除了經濟政策的不當,“21世紀社會主義”革命還包括向廣大中底層群體提供一系列的惠民政策,查韋斯也因此獲得了“窮人的救星”的稱號!具體來說有:免費教育、免費醫療、廉價住房、廉價商品、價格補貼、照顧孕婦和嬰兒等。這眾多惠民工程都需要政府掏錢,而委國政府的財源主要就來自于被國有化的石油工業。不過,即便在油價上漲的時期,委國的財政依然處于赤字狀態(見圖251998-2018年委內瑞拉中央政府財政收支狀況),龐大的福利支出給政府財政帶來沉重壓力。

其實,查韋斯推行的惠民政策在推行過程中就暴露出弊病來,從2000-2008年年中,國際油價一直處于上漲趨勢(見圖221994-2018年委內瑞拉石油產量和國際油價走勢),石油財富還能勉強支撐龐大的惠民工程,但20086月開始至2009年初,油價急劇下跌,一些惠民財政支出計劃受到影響,未能完成,如:廉價食品供應出現短缺(政府缺錢,無力進口食品)導致一些投機商乘機哄抬物價。另外,一些政策在執行過程中,出現貪污腐敗、管理不善、基礎設施不完備等問題。

還有一些反對派諷刺查韋斯的政策稱“某些政策過于優惠,這是在養懶漢“。事到如今,果真靈驗,高福利惠民政策確實讓許多委國民眾變成了懶漢。吃穿住、教育、醫療都不愁,久而久之,人自然會懶惰成性,誰還去奮斗,誰還去擼起袖子加油干!委國人民的政治宣傳活動搞得火熱朝天,卻從未想過如何把經濟生產搞上去。

21世紀社會主義”不僅阻滯了委國經濟發展,還嚴重透支了石油財富,讓委國人民養成坐等要靠的習慣,以至于深陷危機泥潭無法自拔。

導火索

天生的荷蘭病,加上“21世紀社會主義”革命,讓委國遍地鋪滿了經濟危機的火藥,只等著一根引火索,引爆危機。這根引火索就是:國際油價的大跌。

20134月,馬杜羅正式從查韋斯手中的接棒權力,成為委國總統。查韋斯扔給了馬杜羅一個經濟爛攤子,掌權之初,馬杜羅沒有深刻汲取2008年下半年油價大跌的教訓(此前2008年中至2009年初的油價急劇下跌,就已經讓委國經濟和財政歷經一次浩劫,元氣大傷),而是繼續沿襲查韋斯的經濟政策。

油價漲,委國興,油價跌,委國萎。導火索一觸即發20146月開始,國際油價持續大跌,一直到20162月份探底,這二十個月期間,油價從90多美元一路跌至30美元,跌去三分之二,這次比2008年下半年那次跌得更嚴重。雪上加霜的是,在油價大跌的同時,委國的原油產量因投資不足、設施老化、開發成本高、PDVSA經營不善等而徘徊下行,外部環境(OPEC及產油國限產、美國頁巖油產量大增、美國制裁)也迫使出口量也下降。

▼圖221994-2018年委內瑞拉石油產量和國際油價走勢,2014年年中以后,油價下跌和原油產量下滑構成雙重壓力。由CFR制圖,數據來源:OPEC,美國EIA。

▼圖23:委內瑞拉目前石油工業面臨的困境,因設施老化、人員流失,原油產量持續五年下滑。盡管2016年后油價有所回升,但是依然難以改變出口收入下降的頹勢。由路透制圖,數據來源:PDVSA、OPEC月報。

油價的持續大跌,加上石油產量下滑,形成雙重壓力,對委國造成嚴重的打擊,出口收入大減(貿易赤字擴大、外儲流失、外匯管制、進口縮減、食品短缺)、財政赤字加劇惡化(債務增加、瘋狂印鈔、貨幣貶值、通脹飆升)等形成一連串的連鎖反應,且不斷惡化循環。如果說委國在2008年那一次是一只腳踏進了經濟危機泥潭的話,那2014年至今的這一次,就是兩只腳踏進了經濟危機泥潭!

▼圖241998-2020年委內瑞拉經常帳狀況,在2008年之前,委國經常帳盈余穩步增加,但是2008年下半年油價急劇下跌時,經常帳盈余急劇衰減,變成赤字。五年后的20146月開始,油價再度大跌,經常帳重現赤字,且赤字惡化加劇,直到現在,委國的經常帳都只能勉強維持平衡。另外,進出口量從2013年開始就雙雙下滑,委國的進口需要先靠出口來賺外匯,進出口惡化反映出口收入大幅衰減,外匯流失嚴重,委政府財政無力維持進口。制圖:格物·資本,數據來源:IMF。

▼圖251998-2018年委內瑞拉中央政府財政收支狀況。從查韋斯到馬杜羅,委國中央政府絕大多數時期都處于赤字狀態(這和“21世紀社會主義”革命高福利惠民政策密切相關),且2008年后開始惡化,2015年后加劇惡化。制圖:格物·資本,數據來源:IMF。

▼圖26:伴隨財政赤字而來的是政府債務的高漲,尤其是2017年開始,政府債務急劇飆升!制圖:格物·資本,數據來源:IMF。

▼圖27:委內瑞拉的外匯儲備從2009年開始就在急劇消耗,到2018年一季度時已不足50億美元,目前情況還在惡化。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IMF。

▼圖28:外儲消耗的同時,黃金儲備也在急劇消耗,目前委國還面臨美國的黃金制裁。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CEIC數據庫。

除了國際油價大跌,委國危機還面臨兩個外患因素:美元流動性緊縮和美國制裁。

美聯儲自201512月以來的持續加息政策讓美元利率走高,使全球美元回流美國,并回收至美聯儲手中,美元的流動性緊縮波及全球。這對新興市場國家(依賴外資或外債較重的國家)造成嚴重打擊,2016-2018年,各新興市場國家的股市、債市、匯率都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打擊,委內瑞拉的外商撤資和外儲流失也異常嚴重,而且委國借有大量外債(多以美元計價),美元利率上升,意味著要支付更多的美元利息。這讓委國政府的財政赤字壓力和外儲壓力更是重上加重。

▼圖292008年金融危機后,美聯儲大幅降息,美元利率極低,委內瑞拉趁機接入大量外債(大都億美元計價償還),但是2015年底開始,美聯儲開啟加息周期,美元利率走高,巨額的外債意味著巨額的美元利息。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委內瑞拉央行。

美國制裁將馬杜羅政府逼上絕境。從20178月開始,特朗普對委國實施多輪經濟金融制裁,切斷了委國從國外獲取美元資金的渠道,包括最近的石油制裁。

10000000%通脹怎么來的?

如果理解了以上委國經濟危機的來龍去脈,那么就不難理解委國的超級惡性通脹。IMF201810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預測委國2019年的通脹將高達10000000%。

為了解決財政危機,查韋斯和馬杜羅政府均大幅印鈔,造成貨幣貶值和通脹大漲。面臨如今的經濟危機,現任的馬杜羅政府只能不顧人民死活繼續瘋狂印鈔,而瘋狂印鈔的結果就是物價飛升,惡性通脹。更諷刺的是,20164月時有外媒報道,委內瑞拉央行自己的印鈔廠因缺乏印鈔所需的防偽紙和金屬(都要進口,會消耗美元)而委托外國公司印鈔(超過100億張鈔票),結果交貨時,委國政府因缺美元而拖欠付款。

▼圖30:委內瑞拉狹義貨幣M1中的硬幣和紙幣現金數量,2017年初開始,委政府瘋狂印鈔,物價必然飛漲!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委內瑞拉央行。

▼圖312012-2019年委國的居民消費物價指數年增速(%),2015年后,委國的通脹急劇惡化,IMF預測委國2018年通脹高達1370000%,2019年通脹高達10000000%。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IMF《世界經濟展望》報告。

政府瘋狂印鈔,讓民眾失去對該國貨幣的信任,通脹失控。另一方面,印鈔導致匯率劇貶,外儲流失,馬杜羅政府實施外匯管制,加劇進口食品及基本生活醫療產品不足,使得商品短缺。馬杜羅政府還強行對一些商品價格管控,進一步擾亂商品交易,導致如今物價飛漲、暴力搶購、紙幣如廢紙的慘狀。委國經濟徹底被摧垮。

貨幣改革,越改越亂

委內瑞拉的貨幣經歷了三個階段:玻利瓦爾(1879331日至20071231日,為統一委國貨幣而誕生)——強勢玻利瓦爾(200811 2018820日,因高通脹而發行的新貨幣,新舊貨幣兌換比例為1:1000)——主權玻利瓦爾(2018820日至今,因超級惡性通脹而發行的新貨幣,新舊貨幣兌換比例為1:100000)。

1934年開始,玻利瓦爾盯住美元,當時為3.914 玻利瓦爾= 1 美元,此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玻利瓦爾的幣值都比較穩定。直到1983年,受國際油價大幅下跌影響,時任總統坎普斯被迫宣布本幣貶值,并建立了一套多軌匯率制度,這一次貶值使得通脹快速飆升,食品短缺問題凸顯。19895月,時任總統佩雷斯下令廢止多軌制匯率,采用統一管理的浮動匯率,玻利瓦爾再次大跌,物價再度飆升,并引發社會動蕩。

▼圖321980-2015年委國的居民消費物價指數年增速(%),其實,從80年代開始,委國就一直經歷著高通脹狀態,長期是兩位數通脹,甚至100%。由CEICDATA制圖,數據來源于IMF《世界經濟展望》報告。

19946月,委國暫停關閉外匯市場,直到當年11月份重新開放,并實行外匯管制下的固定匯率制(玻利瓦爾兌美元170:1)。199512月,委政府將官方固定匯率從170:1調整至290:1。19964月起,匯率制度轉變為可自由匯兌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

20022月,匯率制轉為自由浮動匯率。20032月,查韋斯政府實施外匯管制,遏制資本外逃,并又轉回到盯美元的固定匯率制(1598:1)。20042月,宣布貶值,將固定匯率調整為19181。20053月又貶值,調整為2147:1。

20081月,強勢玻利瓦爾發行,以11000兌換舊幣。政府面臨物價飆漲而無能為力時,只能以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來讓物價“回歸正?!?,這種新鈔高比例換舊鈔的方式被稱為是“貨幣的整容術”,換皮不換臉,對促進經濟和抑制通脹毫無作用。

20101月,查韋斯政府宣布實行“匯率雙軌制”并貶值:一個是“重要進口產品”匯率,強勢玻利瓦爾兌美元的官方匯率從原來的2.151調整為2.61;另一個“石油美元”匯率,從2.151調整為4.31。貶值消息發布后,市場立即混亂,民眾涌入商店搶購,外匯市場投機猖獗。20111月,查韋斯政府將官方匯率并軌,統一為4.31。20132月,為應對貨幣貶值,委政府又調整官方匯率至6.301,此后通脹開始快速走高。

20163月,馬杜羅政府再次宣布貶值,并又建立雙軌匯率制:保護性匯率(即DIPRO匯率)為10:1,用于一些等優先部門商品的進口,如食品、醫療、健康、科技、退休等;浮動匯率(即DICOM匯率),適用于非優先部門。從201611月開始,強勢玻利瓦爾開始進入惡性通脹。物價越飆越高,鈔票面值也越印越大,在2016-2017年,馬杜羅政府發行了七種大面值的“強勢玻利瓦爾”:500、1000、2000、5000、10000、20000、100000。

20181月,馬杜羅政府宣布雙軌匯率并軌,以浮動匯率(DICOM匯率)為基準匯率,適用所有經濟部門。同年2月開始,強勢玻利瓦爾兌美元官方匯率調整為250001,一次性貶值99.6%。強勢玻利瓦爾已經形如廢紙。

20188月,馬杜羅又推出貨幣改革,試圖挽救經濟困境,以新貨幣“主權玻利瓦爾”取代舊鈔“強勢玻利瓦爾”,新鈔和舊鈔的兌換比例為:1:100000。同時宣布強勢玻利瓦爾兌美元官方匯率貶值95%,從285000 1變為6000000:1,與黑市匯率相當,主權玻利瓦爾兌美元官方匯率為601?!爸鳈嗖@郀枴?/span> 不過又是一次委政府的“貨幣的整容術”而已。

▼圖33:委內瑞拉黑市上匯率,2018/8/20之前是強勢玻利瓦爾兌美元(藍線),2018/8/20之后是主權玻利瓦爾兌美元(紅線),還有官方匯率(黑線)。黑市匯率中,每兩條豎線之間都表示匯率貶值了90%,這種情況已經發生7次,從20128月至20191月,委國貨幣兌美元的黑市匯率已經是原來的10:1變成了315000,0001。來源:dolartoday.com。

除了發行 “主權玻利瓦爾”,馬杜羅還還將加密貨幣“石油幣”(去年2月份推出,由委國政府發行)定為官方貨幣, 主權玻利瓦爾與石油幣掛鉤,1枚石油幣兌3600主權玻利瓦爾,一枚石油幣價值和委國的一桶原油的油價相當。石油幣將作為該國的國際記賬單位,以及國內工資和商品、服務定價的基準。大多數學者認為,馬杜羅政府推出石油幣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從外部獲取外匯資金(規避美國制裁),并認為石油幣對解決委國危機起不到作用。不過,特朗普早在去年3月份時就下令,禁止美國公民及其他美國境內個人、屬美國法律管轄實體及其海外分支機構購買或使用石油幣。

曾在上世紀60年代早期擔任委內瑞拉石油部長,且為OPEC創始人之一的胡安·巴勃羅·佩雷斯·阿方索曾說道:石油并非是黑色的金子,而是魔鬼的大便。這句警世危言正在委國上空惶惶回響,石油共和國正在遭到石油魔鬼的詛咒。

參考資料

《查韋斯傳》,徐世澄,人民出版社,2011.4

《委內瑞拉史》(TheHistory of Venezuela),H. Michael Tarver, Julia C. Frederick,黃公夏譯,中國出版集團東方出版中心,2010.8

雙貨幣并行能否拯救委內瑞拉?,卞文志,金融博覽(財富),2018/12

委內瑞拉為何窮得只剩石油,周云亨  陳迎圓,中國石化,2018/09

尹伊文:委內瑞拉問題的癥結是什么,尹伊文,觀察者網,2017/07/30

發行新幣治30000%通脹,馬杜羅的貨幣改革會讓情況變好還是更糟?,張全,解放日報·上觀新聞,2018/8/20

InternationalMonetary Fund :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Statistics,2019.2

Venezuela:The Rise and Fall of a Petrostate,Rocio Cara Labrador,www.cfr.org,2019/1/24

Venezuelan bolívar, wikipedia.org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龙王捕鱼漏洞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