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1bwcdm / 文件夾1 / 日本網吧難民:疫情爆發后,他們失去了僅...

0 0

   

日本網吧難民:疫情爆發后,他們失去了僅有的避風港

2020-04-24  hl1bwcdm

    那些因病毒而跌入貧困深淵的人們,在這特殊的時期里,能否得到多一點的關愛?

    世界華人周刊專欄作者:余葉子

    隨著日本疫情的爆發,政府緊急關閉了東京、大阪等幾個主要城市的網吧,以減少人員聚集。

    可隨之也突發了一個新的社會問題:大量長住網吧的“難民”頓時成為了無家可歸的流浪者。僅首都東京一地,就有4000多名“網吧難民”流落街頭,生存堪憂。

    日本網吧:
    每一個隔間里都藏著不為人知的心酸

    日本網吧與其說是一個玩電腦的地方,不如說是個微型的賓館:懶人沙發、跑步機、洗衣機、廚房、沐浴室……甚至漫畫書都應有盡有。


    只有你付上2400日元(約人民幣130元),就可以在網吧里開個小單間,能住上一天。如果你包周或者是包月,那么價格會更優惠。


    在日本東京這種寸土寸金之地,隨便在淘寶網上訂個東京平價民宿住一晚都需要87600日元(約人民幣500元),相比之下,網吧的價格自然可愛很多。


    不少無力承擔房租的日本人,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便會選擇寄宿網吧,節省開支。有的人一住進網吧便是幾個月甚至幾年,宛如自己的居所。


    表面上在日本住網吧很是劃算,吃喝拉撒、運動娛樂,一應俱全,但仔細一看,隔間里狹窄的壓抑感又讓人喘不過氣來。


    很多人一開始并不打算長住網吧,但由于工作頻繁更換、暫時不想回家、承擔不起公寓租金等各種各樣的原因,“網吧難民”漸漸形成了一個群體,成為日本社會發展中的隱憂。


    長住在網吧里的人們,輕輕關上隔間門,便進入了一個只屬于自己的世界,看似愜意自在的背后,大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辛酸。

    26歲的文也,是一名建筑工地的保安。起初他也試圖找一個公寓租住,但無奈租金太高,他只好暫時借住在網吧。


    剛開始住進網吧的時候,文也輾轉難眠,因為門板的隔音效果很差,隔壁用戶洗碗的聲音讓他格外煩躁。


    但另一方面,網吧便利的設施、免費的水、電、網絡也讓文也感到輕松,沒有過重的生存壓力。

    在日本,有不少像文也這樣的年輕人,一時找不到穩定的全職工作,只能從事薪資減半的兼職。一旦失業,社會給予的失業救濟將非常微薄。如此境遇,讓他們難以從網吧的小角落里搬出來。


    除了手中拮據的年輕人外,還有一波中老年人也把網吧視為了自己首選的棲身之所。

    40出頭的酒井中之,在住進網吧之前曾是一名信用卡公司的社員。長期的例行加班讓他幾乎沒時間回家,基本都是在公司里小睡一會兒便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工作,有時甚至忙到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后來,酒井在如此高壓的工作中漸漸開始出現脾氣暴躁、走神等癥狀,一看醫生才知道,自己患上了輕度的抑郁癥。


    為了治療,他請了一個月的休假??缮纤竞屯聫拇藚s認為酒井“不中用”了。


    慢慢地,上司開始“閑置”他,職場氛圍變得更加尷尬。酒井索性遞交辭呈,徹底結束了自己20多年的上班族身份,住進網吧變成了一個“自由人”。


    辭職后的他忽而感到一陣輕松,期待生活翻開全新的一頁,打算先四處去游走看看,也不一定非要留在日本。接受采訪時,酒井已經在網吧小住有四個月了。

    此外,還有建筑工人因為離工作單位近而選擇網吧小住的:


    有女子因海嘯受災跟隨家人遷入東京,無處投靠長住網吧的:


    每一個選擇長住網吧的人,都有著自己不得已的理由。

    漸漸地,“網吧難民”成了日本社會的一個縮影,諸多的問題都在這群人身上投射出了不同的側面。

    據悉,僅在東京一地,平均每天有4000人住網吧,其中80%的人都沒有穩定工作,僅靠打零工來維持生計。


    大部分“網吧難民”月收入不足15萬日元(約人民幣9800元)。除去網吧租金、餐費、話費等基礎開銷,不少人都兩手空空,存錢無望。


    有人說,他們就是懶鬼,不愿意努力工作才自甘墮落成為居無定所的“網吧難民”。

    也有人說,他們是日本繁榮社會背后不易被發現的瘡疤,情有可原,令人痛惜。

    無論怎樣,“他們”終究成了日本的一個問題。


    疫情之下“網吧難民”:
    面對救助,也無處可歸

    在網吧受疫情影響被緊急關停之后,“網吧難民”頓時失去了僅有的避風港,只得做好露宿街頭的最壞打算。


    期間,也有人嘗試過打電話求助朋友,想在朋友家借住幾日,暫時緩解住宿困難。


    但在疫情危機之下,朋友們都怕接觸在外工作的人,紛紛婉言拒絕,以免增加感染風險。


    一場突發的新冠肺炎,讓“網吧難民”失去的不僅是住所,還有原本就不穩定的工作,以及原本就微薄的收入。重重打擊面前,不僅考驗著他們個體的生存能力,也考驗著日本的政府的反應速度。

    當“網吧難民”流落街頭成為新冠肺炎傳染的高危人群時,日本東京政府很快宣布租用經濟型酒店,免費提供2000個房間給無家可歸的難民。


    神奈川縣則緊急征用了當地的武道館,作為臨時的避難所向難民開放,并提供了單人床和枕頭被子。


    盡管如此,依然有不少“網吧難民”無法解決自己的住所問題,流落街頭。

    有記者采訪了一位無處可去的東京難民,才知道他并不是不想住進避難所,而是他想住又住不進去。

    原來東京政府要求免費入住避難場所的難民需要出示相關的證明,比如你能提供一些信息證明你在東京住滿了6個月。


    這個證明可以但不局限于你的交通卡記錄、醫院看病記錄或者網吧租住收據等。

    但很多“網吧難民”手里都沒有保留此前的繳費收據,疫情關頭,網吧又已經關閉,也無法聯系老板重新補開,難以證明自己在東京的停留時間。


    所以,盡管政府給予了援助,依舊有不少“網吧難民”留宿在了街頭,苦苦等待希望的到來。

    然而,他們自己可能也不清楚,這份“希望”是住所是工作還是其他有關生活的熱望。

    貧窮,有時候讓人變得被動、膽怯、步履維艱。


    全球疫情浪潮下,
    他們先敗給了貧窮

    2020年的一場新冠肺炎,幾乎讓全球所有人都加入了同病毒的艱難抗爭,但對于難民而言,他們更大的對手是貧窮。又或許,因疫情而爆發的貧窮比肺炎本身還要可怕。

    日本的“網吧難民”困境只是疫情誘發的一個小小側面,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因疫情而凸顯的難民問題正在以不同的形式呈現和爆發。

    在印度,封國令下達之后大量臨時工人失去了原有的工作機會,不得不拖家帶口,步行幾百里返回貧困的鄉村。


    其中不少人一路上沒錢備足吃喝,只得硬抗過這幾百里漫長的返鄉路。有的甚至因為過度勞累,永遠倒在了望不到盡頭的歸家路上。


    在敘利亞,因戰爭而拼命逃離家鄉的人們,因著疫情又被迫回到了早已被炸成廢墟的家鄉。只因在他們上一個避難的地方人員太過密集,隨便一所房子都擠滿了四五家人。


    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不受感染,他們不得不冒著被卷入戰爭的風險重回故地,試圖自己尋找新的生存出路。好不容易暫且擺脫了戰爭的噩夢,因著疫情,又“自投羅網”重陷險境,這是怎樣無奈與心酸。

    在紐約,當富人們不惜花2萬美元買機票,甚至直接承包私人飛機逃離疫區的時候,不少失業的窮人還在為下一頓的餐飯發愁,甚至狼狽地露宿街頭。


    都說病毒可怕,可誰料,在殘酷的生存境遇里,因病毒而帶來的貧窮更加使人絕望。

    那些因病毒而跌入貧困深淵的人們,在這特殊的時期里,能否得到多一點的關愛?

    目前聯合國難民署已號召國際社會提供2.55億美元資金用于援助相關防疫困難國家。據悉,目前全球難民聚集的城市和地區普遍缺少醫療、供水和公共衛生系統,情勢堪憂。


    疫情之下,沒有哪個國家能獨善其身,也沒有什么利益能高于生命。全球聯合抗疫,也許是對生命最好的負責。

    愿,那些于貧困中堅持與疫情抗爭的人們,能得到多一點的關愛。

    相信,這世界總有光亮照亮暗夜中的人。

    ◇ 參考資料

    1. 搜狐網. 緊急事態宣言后,東京的流浪難民難回家

    2. B站. 日本網吧難民紀錄片

    3. B站. 日本網吧難民:月薪30萬卻偏要住網吧

    4. 新京報. 疫情中的敘利亞人:帶孩子逃離難民營回廢墟生活

    5. 人民網. 聯合國難民署:全球難民急需援助應對疫情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龙王捕鱼漏洞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