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意 / 原創歷史文章 / 康熙的統治術:推行漢化政策,勵精圖治,...

0 0

   

康熙的統治術:推行漢化政策,勵精圖治,一生關注官僚營私作弊

原創
2020-04-26  人之意

康熙是順治皇帝的第三個兒子,1654年生??滴?歲當皇帝,由鰲拜等四位元老大臣輔政。鰲拜在清軍攻打錦州、北京、天津時立過大功,資格很老,哪里把這位少年天子放在眼里,他逐漸把滿朝的文武大臣都變成了他的黨羽,加上又控制著京城和皇宮的衛軍,更加飛揚跋扈而不可一世??滴醯?4歲親政以后,就想辦法除掉鰲拜。他在宮中訓練自己的童子軍,又將鰲拜的重要黨羽陸續派往外地,然后將鰲拜誘入皇宮的后花園,一大群孩子一擁而上,將鰲拜按倒在地捆了起來。懲治了鰲拜以后,接著就是平反鰲拜橫行期間造成的大批冤假錯案,以收攬人心??滴醺蛇@一切時才16歲,可見他已經十分熟悉權力斗爭的訣竅了。

康熙的漢化政策,采取有力的措施來調和滿漢民族的矛盾。

他下令停止“圈地”,并還步放寬了對“逃人”(不甘為奴而逃亡的漢人)的禁令并最終裁撤督捕衙門,讓漢族人民能按照原先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從事生產和生活。他特別注重籠絡漢族知識分子,康熙十二年(1673年)頒諭舉薦山林隱逸之士;十七年(1678年)特設博學鴻詞科,吸收學行兼優、文詞卓越的素有名望的漢族文人。十八年(1679年)又開設明史館,收羅漢族文人編纂明代歷史。

在這一系列的活動中,除了少數明朝遺老堅持不應征外,一般有學問的漢族知識分子都被網羅進去。鑒于江南是全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同時又是文人薈萃的地區,也是反抗清朝入主的最為強烈的地區,因此,康熙帝特別注意籠絡江南地區的知識分子。他先后五次巡行江南,每次都作出很多姿態,如增加府縣學入學名額,借口內廷需要,實行額外課舉貢生監生。他之所以重用徐乾學,因為徐乾學乃是殘明遺老顧炎武的外甥,徐家亦是江南的大家族;以致當徐乾學的受賄案被揭露以后也不予追究,徐乾學在朝廷呆不下去請求回鄉??滴醯圻€賜給他一幅“光焰萬丈”的匾額。

康熙帝還乘巡視之機,在江寧(南京)三謁明孝陵,祭奠這位明朝的開國皇帝;又特至曲阜,瞻仰孔廟、孔林,在大成殿行三跪九叩禮;對于其他漢族的忠臣名士的祠廟,如理學宗主周敦頤,宋朝的忠臣宗澤、陸秀夫等,在途經時也不忘賜匾頌揚,以表示他對儒家文化和道德倫理的倡導。

康熙帝是一位致力于勵精圖治的皇帝。

從其親政之日起,就堅持實行御門聽政。特別是在平定“三藩之亂”期間,康熙帝總是“未明求衣,辨色視朝”,在晨曦未露的時候就已經臨御乾清門,與大臣們商討軍政大事。一個月聽政達二十七八次。平定“三藩之亂”戰爭結束后,為了使大臣們不致太辛苦,,才把原定“三四鼓趨赴朝會”,改為“春夏以辰初刻,秋冬以辰正初刻為期”。

康熙帝外出巡視在旅途中,仍要求“三日遞到一奏”,有時因等未能按時送到的奏章,一直等到深夜四鼓天。他常常是頭一天巡行回京,次日淸晨即不顧勞頓,按時御門聽政。在討論折本時,康熙帝除直接對某些事情作出決斷外,也注意傾聽大學士和學士們所發表的意見,鼓勵他們進行爭論,有時氣氛還相當熱烈??滴醯墼泴脊餐逃憞掖笫抡勥^他的看法:

“一切政事皆國計民生所關,最為重大,必處置極當,乃獲實效?!?/p>

對于一時不能作出結論的特別重大的問題,常常是在退朝后將領班的大學士和有關官員留下來,在極小范圍內專門進行討論。

作為皇帝,康熙為維護皇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有兩項:

一是設置南書房,使之成為由皇帝直接掌握、參與機密政事、且對內閣有牽制作用的辦事機構。

康熙十六年(1677年)十月二十日,康熙帝以“觀書寫字”、需“博學善書者”為名,要求在翰林內選擇人材,“常侍左右,講究文義”。被選入南書房的人,除與皇帝討論學問外,更重要的是簡任機密,撰擬制誥,同時還“咨詢庶政”、“訪問民隱”,兼有情報機構的職能?;实鄣哪承┱卧O想和行動,特別是在想整倒某個大臣的時候,即授意南書房,讓他們到外朝叫人寫奏章。

入直南書房的人,雖然官品不高,一般不超過四品,但卻被皇帝倚為腹心。這些人行動詭秘,隨時接受皇帝的宣召,往往“辰入暮出”??滴趸实郯獾箼喑即髮W士明珠,就是授意入直南書房的徐乾學、高土奇等人去干的。

二是建立密折制度。

按照正常程序,官員們的章奏都要經過內閣,由內閣奏報皇帝??滴醯塾X得這種正常的程序會使內閣的權力太大,不利于他了解地方上的情況和官員的動靜,也不利于他處理機密政事。因此,康熙帝建立了一套密折陳奏制度。

一開始只是委諸少數親信,如派遣內務府包衣曹寅、李煦分別出任江寧織造和蘇州織造,公開的招牌只是為皇家督辦錦袍綢緞,實際上是設在江南的特務機關,專門負責刺探江南官民輿論和地方動靜,派人將密折送到北京直接交給皇帝;又如叫入直南書房的王鴻緒:

“京中有可聞之事,卿書奏折于請安封內奏聞,不可令人知道?!?/p>

后來,康熙帝對特準密折的人員隊伍作了擴大,到康熙四十年代,特準密折的人員已擴及到所有在京大臣和地方督撫提鎮等官了。密折使康熙帝不出門,知天下,“各省之事不能欺隱”。

憑借著南書房和密折制度,以及堅持御門聽政、巡視四方、掌握對臣民的生殺予奪之權,他牢牢地控制了對這個疆域遼闊的國家的統治權力。在政治上他是一個極端的實用主義者,他利用索額圖清除了鰲拜,又利用明珠排擠了索額圖,進而又利用徐乾學等人整垮了明珠,然后又讓“南黨”和“北黨”兩敗俱傷,而在這“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的政治鬧劇的背后,都是他一個人在配操縱,哪一派對已有利他就利用誰。他既標榜推行清官政治,但為了時政的需要,又不妨大肆賣官,陸隴其批評了一下,他就大罵,要將陸隴其流放到塞外去。

康熙帝又是一個好學的人,但喜歡沾名釣譽。

康熙十年二月他任命理學家熊賜履為日講官,當他的老師。從“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講起,直講到“天理人欲之分”,“本然之性與氣質之性之辨”??滴醯塾X得,漢族的

“理學不過正心誠意、日用倫常之事,原無奇特”。

康熙十一年八月十二日,康熙又把熊賜履召至茂勤殿,詢問朝臣中講理學的情況。熊向他推薦了魏象樞、李光地、王寬茲等三人,說這三人“有志于理學”。但是,康熙皇帝不承認任何人在學問上有超過他的權威地位。他的求知欲很強,天文、歷法、數學、音韻、樂律,什么都想學,也什么都學。仿佛作為皇帝就得擁有各種各樣的美名:大政治家、大軍事家、大理學家、大書法家、大音樂家等等,臣民們也應該把這些稱號送給他,以他作為各方面的最高權威和裁判者。其實他在這些方面的成就都是平平,據西方傳教士馬國賢神父的回憶錄說:

“這位皇帝認為他自己是一位出色的音樂家,又是卓越的數學家,但是,盡管總的說來他對科學以及其它知識懷有興趣,他對音樂一無所知,也幾乎不懂最基礎的數學知識……”

當然,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政治,二十一史中就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招數,因此他說:

“二十一史,朕皆披閱”。

他的政治抱負是“天下太平”。

康熙把營私作弊的官僚看作是最大的異端。

康熙皇帝覺得,直接危害他的統治的,不是那些不肯與他合作的殘明遺老,甚至也不是那些在野的思想異端,而是那些口講道義卻日日營私舞弊的官僚。據李光地記載:

立齋一日進講,義中有“異端”二字。上曰:“什么是異端,我看起來為人臣而不忠,日日樹私人,為門生故吏鄉親同年營私作弊,尚口講道義,此即是大異端。有什么異端?!庇鄷r在起居注侍傍。

康熙皇帝把那些營私作弊的官僚看作是最大的異端,所以他一生關注的都是防止大官營私作弊,對于寧死不肯與他合作的殘明遺老,只要他們不公然起來造反,一般都還比較寬容,讓他們著書立說、授徒講學去。四十二年(1703年)康熙帝西巡西安,提出想見一見關中三儒之一的李颙。李在二十五年前,即因堅守明朝遺臣名節,拒應“博學鴻儒”考試而聞名海內。這次皇帝想見他,他又托病不出。對此,康熙帝亦不責怪,只叫人取他的著作來看。李派他的兒子送書,康熙帝親自接見,表揚其父“讀書守志,可謂完節”,并親題“志操高節”的匾額和手書詩帖,以旌節操。

但我們也不要誤以為康熙皇帝能夠容忍思想異端。

殘明遺老大多是“在傳統的范圍內打破傳統”,沒有敢公然罵孔夫子的。在中國的某些西方傳教士則不然,他們一開始還標榜什么基督教義與孔子思想并不沖突,但后來就漸漸撕下了這層偽裝,到這時候康熙皇帝就不能容忍了。先是打招呼,為驅逐西士造輿論。到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康熙帝對西方傳教士的政策就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從“容教”政策改變為“禁教”政策,將不肯尊孔的西方傳教士驅還出境。

結束語:

由于熟讀二十一史,所以康熙帝很有一套駕馭人才的辦法。他認為,

“自古漢人結為黨類,各援引同黨之人,以欺其上,習以為?!?,

因而他對朝臣中的“朋黨”問題總是保持著高度的警覺,乃至近乎神經過敏。作為創業之主,他既要用有真本領的人,又要使之不構成對皇權的威脅,其手段就是《韓非子》中所說的:

“夫馴鳥者斷其下翎焉,斷其下翎則必恃人而食,焉得不馴乎?夫明主畜臣亦然,令臣不得不利君之祿,不得不服上之名。夫利君之祿,服上之名,焉得不服?”

康熙帝馭臣之道,大致如此!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jdb龙王捕鱼漏洞打法